最近

Jan 10th, 2011
66 views | 没有评论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

 

早晨八点接到寇钊的电话,十一号就来了。

说是三月就来北京发展。然后俺起床去参加张大春《城邦暴力团》的发布会。

吃了包子,大春的一些话非常值得记住。

比如谈到九十年代中期有一次在台北和阿城对谈时阿城不经意间讲到小说作品一打开就迎面扑鼻的小说语言,想到他自己顿时羞赧。

借小说人物讲出有的艺术作品的最佳读者、接受者其实只有一个人。当被问及是否是他父亲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而现在他大部分时间在写书法、旧体诗、舞台剧和京剧剧本。不知是这些为以后写小说做准备还是以前写小说是为现在的状态做准备。

回来~

其实来此之后每天都在记录,只是不知是否适合放在博客上。今天问老孔有否看我我写的那篇《人活着是为了吃饭》,他说不记得,没有。又说我不更新,我说旧的你都不看,要新的何用。

最近最喜欢的唱片是周云蓬的《牛羊下山》。民谣救护车那晚潇潇和璐璐都说最喜欢的是《杜甫三章》。我又找出诗来好好看了下,真是越来越喜欢,喜欢的不得了。高考的时候就吃了古诗词没背好的亏,现在书架上还摆着《唐诗三百首》,答应自己好好看的。

杜甫三章

《赠卫八处士》
杜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 便下襄阳向洛阳。

《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好诗太多,诗歌的吟唱真是感觉美好。

下午去三里屯VILLAGE看几米的《星空》特展,之前已经看过一遍了,这次和潇潇老孔再去,可惜展览的最后一部分已经被打包收拾了的几米原画作品展,一个美丽孤单又甜蜜的成长故事。多年后,女孩儿长大了,在展览的某幅作品前驻足落泪。这也是动画短片的最后一个画面。2010年12月30号晚上,我顾自穿过冰柱有水断断续续滴在池子里的音乐厅,走到最后一个厅,很明亮的白墙上有一行字——献给那些无法跟世界沟通的小孩。右边看到一个女孩也站在画前,衣着打扮还很像动画中的形象,看的很认真。于是也走上前去看看那作品,偷偷瞄一眼身旁的女孩,吓了一跳——是蜡像!

这就是我30号被震撼到的一个瞬间。而故事里的男孩,父亲是船员,常年在海上。男孩总是沉默,举着望远镜眺望每一艘远方的船只,思念父亲。想到《日照重庆》里的儿子,他不也是这样么,也许,那个曾经因沉默被同学欺负过的中学生二十岁之后还会经历恋爱的失败,长成了重庆城里超市抢劫被击毙的少年。而他的父亲,王学圻那一直忧伤的身影,就这样背着沉重的石块,继续生活。父与子,谁在无间地狱?

而周云蓬,一个民谣歌手,一个盲人,他看到的却比多少人更多。

 
不会说话的爱情
 
绣花绣的累了吧 牛羊也下山喽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 生起火来
  解开你的红肚带 洒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水 都在你眼中荡开
  没有窗亮着灯 没有人在途中
  我们的木床唱起歌儿 说幸福它走了
  我最亲爱的妹呀 我最亲爱的姐呀
  我最可怜的皇后 我屋旁的小白菜
   
  日子快到头了 果子也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 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
  我们只能在彼此的梦境里 虚幻的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来 徘徊在我的未来
  徘徊在水里火里汤里 冒着热气期待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的灵魂附体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标签:

吃在十月

Oct 17th, 2010
229 views | 3 条评论

上午看了会书,跟小新走路去柳芳吃江苏人家的菜。
团购,真是流行啊。吃到一半碰到邻桌一老人,小新说不会吧,自己点菜的吧。
我摇头,果然,老人看着手机说出一串密码……
鹅肝,辣子白,鲮鱼,红烧肉,都是精致的分量,南方特色。
一人一盅老鸭汤,一碗米饭。味道精美。红烧肉有点甜,小新吃不惯。
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继续走回来,觉得没有浪费时间,都是在运动。结果走路花了快两小时,倒头就睡。
真是……
起来又去读书,终于读完了朱青生老师的《十九札》,收获还是很大的。
以一种科学的态度,在明灯的指引下,追寻人生的幸福方向。
晚饭又不想吃食堂,去吃了麻辣烫。还是很辣,虽然我点的是不辣的。真是一个悖论!
让我想起了宿舍有一叫法号的哥们,去吃红烧肉面,对老板说,来碗红烧肉面,不要红烧肉!
订了六里庄的票,本朝首部不批判不现实的相声剧。
看了点某才华横溢的准师妹以西藏为主题的文言剧本,真是佩服!

真是狂汗~
终于预约到串来串去的座位了。周一去吃一下。

标签:

俺在泡网的第一篇

Sep 27th, 2010
114 views | 4 条评论

927

明天出台,上午要回山西一趟,再写博客估计就到十月围城了。

不辜负乐乐的期望,感谢乐乐和nana撮合俺来这边开博客。早就该写点东西了,可看到诸位的博客貌似都有料,给力,自己真是比较失语。

尤其是成成最新那篇——肥蒙,是老衲心中的佛。此句开篇,就让师弟汗颜而无语。

确是功利极深的,跻身于此,我也就硬着头皮跟上,试着写一些让某些正人君子所深恶痛绝的文字罢。

你喜欢就好。

将三陪进行到底!

标签: